dorislily

用情不专,用情不深&懒得出奇

Ch'è successo a Genova, lasciamolo a Genova.(短篇)

大家好,失踪人口回来了

lo主是个懒逼,经常开脑洞但是写文不勤,这篇是我写的一大堆草稿之中完成度最高的一篇,我就拎出来继续写了

题目是的意思是“在热那亚发生的,就留在热那亚吧”,用意大利语只是为了掩盖lo主不会起题目的事实(。

一篇小短篇,大概四章左右会写完,提前祝大家情人节快乐(●'◡'●)ノ 





 

(1)

当Isak几乎抓狂地第三次看到同一个卖花的老人挥舞着双手吆喝他的鲜花时,他就知道他们肯定是迷路了。

“Even,为什么不打电话给那个房东?我发誓我们已经在这个路口饶了几圈了。”Isak已经听上去够不耐烦了,而实际上他也是;利古里亚海岸炽热的阳光亮的直晃眼,他的T恤早就被汗水浸透,贴在背上黏糊糊的,让人更加的不快。

Even看上去不比Isak好多少,他上身只穿了一件背心,暴露在阳光下的皮肤被晒得通红。他一手叉腰,一手抓着手机在研究方向;尽管有墨镜遮挡,但是不难看出镜片后他紧皱的眉头。

“Isak,我说过了,他说他今天下午会和太太出去一趟,不然他为什么要该死地把钥匙提前寄存在机场给我?”

Even的语调并不怎么友善,但是Isak忍了。他把这种一点即燃的气氛怪在足以让头昏脑胀的热浪上。他稍稍抬头,刺眼的阳光几乎是要钻破他的镜片烧焦他的视网膜,他下意识地用手去遮挡,滚烫的大圆球只剩下几条指尖的金缝。

“嘿!”

Isak和Even听到有一个男孩的声音从身后不远处响起,两个人都同时转身看去。

叫他们的人是一个看上去与他们年纪相仿的人,身形对于一个男人而言,可以用比较纤细来形容,但并不是瘦弱,而有一种匀称的美感;皮肤像任何一个常年沐浴在阳光之中的热内亚人一样被晒成了健康,富有光泽的深橄榄色,让Isak看着就暗生羡慕。

男孩走向他们,飞快地说了一串意大利语,Isak原本就有些浑浑噩噩更是被一连串的弹舌绕得头疼。Even磕磕巴巴地想要向男孩解释。

“Non sono…siamo…italiani.*”

男孩一巴掌拍上自己的脑袋,又将双手摊开,露出了一个懊悔的表情,夸张的肢体语言与他们这一路见到的绝大部分意大利人如出一辙;不过Isak这也才注意到眼前的男孩有一张漂亮的脸,那双黝黑漆亮的眼睛在这张表情生动的脸上更是像宝石一样摇曳生姿。

“你们是Even和Isak对吗?”男孩的英语有浓浓的意大利口音,将“Even”的n读得尤为的重。

“是的,我们是。”

“我是Fernando,是Enrico和Laura的孙子。”

Isak几乎要感谢上帝了。Enrico和Laura就是将房间租给他们的屋主,尽管在先前联系的时候Enrico有提到过他的外孙在这段时间也会住在他们的房子里,但是没想到那么巧就碰上了。

“你好,Fernando!能遇见你真是太好了,我们…”

“迷路了?”Fernando接上了Isak的话。

“…对。”

“那来吧,我们一起吧。”Fernando往前垮了两步,走到了Even的身边,“这些房子看上去都差不多,谷歌地图对这些窄路没有用。”他看着Even,对他露出了一个顽童般的微笑。Isak真的被太阳晒得有些头晕,他恍惚地看见Even也冲Fernando在笑。

Fernando比他们两个走得稍微快一些,但时不时会回过头来跟他们聊天。Even也注意到了Isak从刚刚开始就表现出来的一些不正常,所以他和Isak两人慢慢地走在后头,两人贴得很近,肩膀时不时摩擦接着。

“所以这是你们第一次来热纳亚?”

“对,实际上,这是我们第一次来意大利。”Even回答道。

“噢——”Fernando的语调上扬,听起来有些俏皮,“那你们觉得她怎么样?我的国家?”

“非常美,无论是风景还是人。”Even说道,Isak不太能说得出那是出于礼节还是在调情。

Fernando大概是没想到Even会给出一个听上去如此暧昧的回答,他愣住了一下,紧接着也扯开嘴角露出了一个灿烂得足以羞煞太阳的笑容;他摇了摇头,转过身去,迈开步子继续向前走。

“哈,我现在知道为什么我奶奶会因为几封邮件就对你赞不绝口了。”

阳光依旧闪耀在亚平宁半岛的土地之上,沐浴在金色的少年迈着轻快的步伐拾级而上,甚至是Isak都无法将自己的视线从少年那件轻透的背心下泛着薄光的光滑背脊,他有些害怕抬头去寻找Even的目光。

“嘿,babe,还好吗?”Even又放慢了一些脚步,一只手环住了Isak的肩膀;Isak可以感受到Even的手指因为担忧而在他的手臂上稍稍紧缩。

“我没事。”

不,他感觉有一条绦虫在他的脑子里翻滚蠕动,挤压着他可怜的大脑皮层,原本只是轻微的头晕越发的明显。Isak扯出一个算不上是成功的微笑。

“我们继续走吧。”

Enrico和Laura的家实际上离他们刚刚所在的位置相当的近,但感到头重脚轻的Isak却感觉他们走了好一会儿。Enrico和Laura仍旧没有回来,Fernando就让他们先在客厅坐会儿。

“嘿,Isak,你看上去真的不太好。”Even望着Isak发红的脸颊,有些着急。他伸出手抚上了Isak侧放在沙发靠背上的脸。

Isak没有回答,他在屁股挨上沙发那一刻就感觉自己要融化在沙发上了。他控制不住自己的上眼皮向下耷拉;他想张嘴说些什么,但还没等他发出声音,他合上眼睛彻底失去了意识。


*"我不是...我们不是意大利人。"Even在这里动词变位错了



tbc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