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rislily

用情不专,用情不深&懒得出奇

Make me fall, time after time(Wondersteve 女A男O HE)

世界上最善良的小天使是谁!大家快喊出她的名字!!(举麦克风(滚

上一篇鸡血似乎误伤到了一大批群众我感觉我要自我检讨一下,所以有了这篇小短文

如果看过我以前写得文的就知道我是个只会写小短篇小甜文的渣渣,偶尔产出一丢丢玻璃渣(围笑

无论如何啦这篇是补偿+满足自己想要看Wondersteve日常的脑洞,依旧女A男O,依旧OOC,不过这篇设定和上篇设定稍有不同,就是人类社会A/B/O比例均衡

还有就是我是个制杖当我写到一半的时候才想起来ww的故事发生在一战啊然鹅我已经照着二战后60年代打好纲了...大家就...且看着吧(捂脸

背景设定是电影和漫画的结合,漫画里ww的根据地是波士顿,也见过她爹;还有一些设定与现实可能有些出入;人物年龄设定也和电影有点出入,因为战争结束10多年Steve怎么也得50岁了但是我这篇的设定Steve大约在40-45之间,so...没事反正不影响主要剧情!

谢谢大家耐心地看完我的废话

以上





Make me fall, time after time

 



“车钥匙在我这儿了…厨房呢?”

 “都检查过了,关好了。”

“那我们可以…噢,该死!我的戒指!”Diana猛地意识到自己的无名指空空如也,低声地咒骂了一句。

Steve从口袋里掏出那枚泛着银光的小圈,“在这儿,你洗脸的时候放在了盥洗室。”他轻轻签过Diana的手,将戒指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被Steve的体温温暖的金属完美地贴合着她手指侧的肌肤。他顺势吻了吻那戴上了戒指的手。

“非常老派,Trevor-Prince*先生。”Diana看着丈夫充满爱意的举动,不禁莞尔;等他直起身来,她又怜爱地吻了吻他的嘴角。

“我以为你就爱我这一点,Trevor-Prince女士,恩?”Steve喃喃道,Diana可以感觉到丈夫不自觉上扬的嘴角。

她想再吻一吻自己的丈夫,但他却轻轻地捏了捏她的手臂。

“我们还得去采购,记得吗?待会儿就该是高峰时刻了。”

“好吧。”Diana耸耸肩,“Lyta*呢?你跟Stanley太太说过了吗?”

“说了,她说她过两分钟就来。”

“棒极了,那我们出发吧!”

“Diana,”Steve刮了刮她的鼻子,然后把挂在衣帽架上的勃艮第色的围巾取下,围上了她的肩“就算是半神也抵挡不了波士顿*的寒风。”

他将Diana压在羊绒布下的头发细细地抽出,然后把一缕掉落额前的发丝别在耳后。Diana感受到Steve温暖的指腹滑过她的耳廓,在她的心底泛起一阵微妙的痒。

他俩现在的形象都不甚整洁;Steve是个毛发旺盛的Omega但他周末总是不太愿意剃胡子,所以他的双颊上爬满了有些发灰的胡茬,眼下积着这几日熬夜工作而来的乌青;而她穿着他起毛球的旧毛衣和长跑的运动裤,头发乱糟糟的。

“走吧,我的公主。”Steve向她伸出手。

Diana因为这个称谓而微笑着,她握住了他的手。

“我爱你,Steve,真不敢想象我没有你该怎么办。”


                                                  —— 

 

他们还是晚了一步,交通高峰已经到来。

没有什么能比堵在一条挤满了暴躁的司机的交通道上更能惹毛一个有飞行能力的半神。Diana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不耐烦地在手动档上敲着。

“噢,这很难说!George,我不认为和平能持续多久!我们需要装备更多的核武器!苏联人在东边虎视眈眈,新的战争马上就要打响了!…”

广播里的主持人仍然在滔滔不绝,Diana面色越发阴沉。

她的脑海里始终回想着她离开天堂岛前,母亲对她说的那句话,说人类不值得她来拯救。她当然不认同这个说法;她有动摇过,但她从不后悔。她知道如今的人类早已不像古籍里所说的那样善良单纯,但她也知道有血有肉的人也不是因为那几个写在书上的单薄的品质就值得被尊敬。但每当她听到有人呼唤战争,诉求暴力,四处传播恶念的时候,她仍然无法完全克制住自己作为神的那一半血统想要清除一切杂碎的欲望。

广播被切换到了另一个频道。伴着沙锤沙锤松散的节奏,一个男人嘹亮的歌声从收音机里传了出来。

“when the night has come/and the land is dark

and the moon is the only light we'll see”

Diana绷紧的神经因为歌声而稍稍放松,Steve坐在副驾驶,随着节奏也轻轻摇动着身体。

“no i won't be afraid/oh i won't be afraid

Just as long as you stand, stand by me.”

他也跟着电台里的歌手哼唱了起来。Steve嗓子倒是一般,但他唱歌动情,可以让听者格外的投入。

“so darlin' darlin' stand by me/oh stand by me

just as long as you stand, stand by me”

Steve把手轻轻搭在了Diana几乎要捏碎操纵杆的那只手上,拇指来回在她的手背摩擦,抚慰着她。

Diana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稍稍闭了闭眼睛,她闻到她的Omega的味道,那是两人结合之后全新的味道,那是一种无可比拟,难以形容的味道,就像是由最纯粹的欢欣和爱意提炼而来的气息,那么轻盈又那么深沉。

她感觉怒意已经褪去大半。

前面一动不动的车流终于有了点动静,Steve把手送开,Diana换挡起步。

“Steve,我爱你。”

“我知道,Diana,我知道。”

 

                                               ——

 

结账的时候人满为患,等了好一会儿才轮到他们。大概是因为拥挤吵嚷的环境,收银员似乎也不太友好。Diana抱着胸打量着正在算钱的这个收银员;她可以谅解眼前这个年轻人,这的确是一份不太有趣的工作。

“一共找零…嘿,等等,我知道你!你是几天前在电视上讲过话的那个Omega!”年轻人刚要把一小把零钱递给Steve,突然紧盯着Steve,接着声音拔高了些。

“是的,我的确几天前有上过电视直播。”

Diana为这事儿对Steve感到非常骄傲。Steve目前投入了大量的精力,致力于Omega平权运动。这是一个历史性的创举,标志着人权的一个大跨步。她的Steve正是其中的中坚力量。

可听到Steve这样说,年轻人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狰狞。

“你就是那个狂妄的Omega?搞死的,你竟然敢在电视上胡说八道!你们还想要什么,我们给了你们走出家门的自由而不是用链子锁住你们让你们变成只能岔开双腿任人操的婊子,你们还想要什么?如果现在仍然是战争年代,你们只会被送去当军妓…”

他的声音越来越大,到最后几乎是在咆哮;他甚至吸引到了另外两排结账的顾客的目光。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是一个Alpha,尽管对于Diana而言并没有什么压迫性,但他的确在散发挑衅的气味。

有人想要伤害她的伴侣,这种认知几乎是立刻触发了她作为Alpha的本能,她刚想要回击的时候,一阵安抚性的气息流入了她的鼻子。

“我来解决这个。”Steve低声对她说道,然后转向了那个面色不善的年轻人。

“恩…Richard先生,”Steve看了看年轻人胸口的铭牌,“首先我想声明的一点是,在大战期间,Omega也为反法西斯战争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们中的大多数也许没有亲自赴往前线,但他们在大后方,在家园的辛勤工作,保障了战时艰难的后勤工作,所以我们需要对Omega们也致以对前线作战的Alpha和Beta们同等的敬意。”Steve顿了顿,向不远处为他鼓掌的一位顾客点头致意,“对胜利的贡献让人们意识到Omega对社会建设同等的重要性,也让Omega们迎来了自我认知的觉醒。也许现在仍有Alpha或者Beta甚至是Omega自身都还在否定着Omega应得的地位和权力,但是,不断地向更好前进是人类进化的大势,没有人能够逆流而行,没·有·人!”Steve的声音抑扬顿挫,真诚而又有力;在最后又着重强调了他的观点,“另外,补充一句,我和我的伴侣,”他自信地向后看了看Diana的方向,眼睛亮晶晶的,接着说“都在大战中参与了前线的战斗工作。我是上尉,Steve· Trevor-Prince。”

眼前的年轻人显然被意气风发,从容自如的Steve吓蒙了;他几乎在其他顾客和收银员的掌声的包围中要哭出声来了。Steve向四周点了点头,接过Diana手中的一个塑胶袋,和Diana并肩离开了超市。

两人一路开回家都没怎么说话,尤其是Diana,格外的沉默。

两人快要到家时,Steve开口了。

“嘿…Diana…我让你生气了吗?”

Diana在战后并不喜欢过多地曝光在大众视线中,她作为亚马逊人和战争英雄的双重身份会让局势变得更复杂,所以大多数时候,Diana和Steve都生活得相当低调。这也成了Diana一个小遗憾。Diana并不方便亲自到场支持Steve的活动,大多数时候她只能隔着那小小的铁盒子转播来观看丈夫的演讲。电视里意气风发,心意决绝的Steve总是让她在想,那时冲向云霄的Steve,是否也是这幅模样。她知道Steve很棒,但她没有想到的是,真人直播版的的Steve…

“不,我的爱,”Diana停好车,四处看了一下,没有邻居和路人。她捧住Steve的脸吻了上去,“你让我性致盎然。”

 

                                                ——

 

夜深了,Steve仍在准备下周要用的演讲稿,Diana把Hippolyta安顿好之后也就先去睡了。睡得朦朦胧胧的时候,她隐约听到了婴儿房传来了女儿的哭声。她叹了口气,下床准备去安抚女儿。

当她走到婴儿房时,她看见已然有一个身影立在摇篮前。

Steve像是捧着至宝一样,将仍在啜泣着的Hippolyta抱在怀里轻轻摇晃。他的眼睛里款款深情像是要盈出来似的。他低声哼着摇篮曲,小Lyta在他父亲的呢喃中再次陷入沉静。Steve将她放回了她的小船,但留恋地望着小小人儿不愿离去,他最后吻了吻女儿光洁的额头。

Diana见过诸神之神,但她并不觉得伟大的宙斯散发的熠熠光芒可以与眼前的男人所媲美。她自己就是神的造物本身,那又是什么在神之上的伟大虚无,创造了这个激情的火花和温润的流水的结合体?他是一个会被伤病折磨,脆弱的凡人,一个以一敌百,慷慨就义的勇士,一个心怀天下的先驱者,她孩子的父亲,她的爱人。

“Diana?”Steve走出房门后看到在走廊上放空的Diana,“我以为你已经睡了?”

“Steve,”Diana晃过神来,如梦初醒地喃喃道“你是怎样一个神奇的人啊,你怎么能让我在一天之内,一次又一次地爱上你。”

“好吧,被神奇女侠本人称作神奇,大概是我近期听到的最棒的恭维了。”Steve打趣道。

Diana没听进去,她拥抱住她的丈夫,在他的额头上,脸颊上,颈上,落下一个又一个的轻吻。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爱你!

Steve像是满足又像是惊喜地叹息了一声。

“我也爱你。”

 

 

 


Lyta*:Hippolyta的简称,希波吕忒大家都知道是谁啦

Trevor-Prince:Steve的姓和Diana人间的姓的结合


End


Diana心心念念的那句我爱你,我可算给补上了!(放烟花



评论(8)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