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rislily

用情不专,用情不深&懒得出奇

The Long Weekend(lams mullette 翻译)

Hello其他南极居民们,你们好吗(挥手

在ao3看了很多lams的文,为啥那么多angst???俩小可爱谈恋爱怎么就那么暴躁捏???

然后这篇脱颖而出,以新春合家欢片(?)的出彩形式治愈了我被各种kinky设定伤害到的小心脏

其实与其说是lams文倒不如说是大家都和和美美的谈恋爱过日子为背景设定的现在au外番...总之萌!甜!治愈!啊!(词穷

除了lams(Hamilton/laurens)还有mullette(mulligan/lafayette),Jefferson/Madison这个我觉得算是友达以上吧...所以没标。以及斜线不代表攻受,因为我觉得原文是没有出现明显的攻受区分的,如有踩雷,谨慎食用

正在要授权,不知道作者姑娘啥时候才回我,要是人家不乐意我再撤文吧(ノへ ̄、)

第一次翻译,英语辣鸡,如有错误麻烦指正,谢谢嗷(づ ̄3 ̄)づ╭❤~

原文地址在此,配上《常回家看看》的bgm食用风味更佳(滚啦

以上


Chapter 1

说真的,这堆破事儿的发生有绝对合理,充分的理由。这些事儿发生在任何一群心智正常的普通人身上也完全说得通(就别在意为什么这些事儿老发生在他们这堆人身上了)。不过Angelica很庆幸,已经不是她来跟媒体们解释为什么Alexander和Aaron被关进了橱柜里,Hercules有一支乌青的眼睛,Theodosia捏断了John的手掌而Jefferson晕了过去。因为当你在描述这串事情的时候,听起来是有够糟糕的。但显然,当他们聚在一起的时候,搞点事情出来是在所难免的。

 

——两周之前——

 

超过400封装在淡蓝色信封里的信从芒特弗农寄出。每一封信的地址都由一只精巧的手精心书写。尽管Martha对她丈夫这种行为不以为意,但是他仍然坚持要亲自写。

“为什么啊?又不是说你不手写他们就不来了。”

“这样他们会觉得更亲密些。”

“随你便吧。亲爱的,你手部肌肉抽经的时候可别跑来找我抱怨哟。”

这堆信花了他六个小时,四只笔;他甚至在写的过程中额头上沾了些墨水,可是直到结束好一会儿才有人告诉他。

George走了好些路才走到镇上把信寄出去。他当然可以开车,只是他觉得可以随意自由的在外漫步很有意思。哪怕他已经卸任,回到弗吉尼亚18个月了,他仍然不太习惯这种自由。他微笑地将信一封封塞进邮箱里。尽管这是人能想到的最乏味,最寻常的一个动作,但是他重拾了作为总统的感觉。

 

————————

 

400封信,超过200封既往了华盛顿特区,其中两封寄到了总统山。当James Madison收到信的时候,他将他的信翻了过来;他知道这是什么。他能收到一封这样的信,他既深感荣幸,也是如释重负。当他准备第三次读这封信的时候,他的挚友挥舞着他自己的那个信封走进了他的办公室。

“你也收到了?”Thomas问道,James举起了自己的信以示回应。

“没想到啊,”Thomas咧着嘴笑,“收拾行李吧,Jimmy,我们该回家了。”

 

————————

 

城市的另一头,另外三个蓝信封放在了白宫的邮件推车上;其中一封是Adams总统的;就算没人真的想要他出席,出于必要的礼节,一定会给他一封邀请信。有一封是给Elizabeth Schuyler的。她正和Aaron讨论着媒体放映室的问题的时候,邮件推车正好推到了她的办公室。

“你今天信可多啦,Eliza。”邮差说到,把厚厚的一叠信封交给了Eliza。这叠意味着她又有更多工作要做了。

“谢谢你,Hank。”她微笑着接过这一摞信。一封小小的蓝色信封从中掉落,她捡了起来,对着信封上的地址皱了皱眉。不过这字儿倒是眼熟。她问Hank,“这是什么?”

Hank耸耸肩,“不知道。噢,Burr,你也有一封。”

Aaron拿着自己的那个信封,看上去也很迷茫。Eliza拆开了自己的那封,刚读完第一行字就忍不住喜笑颜开了。

“是什么?”Aaron问,她把信递给了他。他翻开信,看到印刷好的卡片。

“天啊,”他低声感叹,“我最好赶紧告诉Theo。”

“Aaron,我觉得这个周末会棒透了。”

 

————————

 

“嘿,这儿有封从美国寄过来的信。”

“你确定?”

“对啊,你看邮戳。”

从这个褪色的墨痕来看,肯定不是从巴黎或是法国其他什么地方寄过来的。Hercules把蓝色信封(两封需要穿过大西洋才能到达目的地的信之一)和其他的信封一起交给了Lafayette。现如今,他都已经养成了自动把任何寄来的东西先交给Lafayette的习惯,原因有三:他还只会说最救急的法语;他从来都不会收到信,在巴黎需要联系他的人都会直接给他发短信;目前,作为一个艺术系学生,他还没怎么花过钱会让他收到账单。虽然在巴黎求学的学费不算昂贵,但是他也没法否认他现在几乎没有任何收入。一方面,他很讨厌他现在必须得依靠Lafayette这个事实,但Lafayette从来都没有因此表现出任何优越感,而且Lafayette看上去相当愿意为Hercules花点钱(说真的,他哪来的钱啊?)。

“是从华盛顿寄过来的?”

“不,这是弗吉尼亚的邮戳。”

他们一起打来了信,Hercules手里捧着一杯茶,靠在Lafayette的椅子的扶手上。他们在读信的时候,露出了几乎一模一样的笑容。

“我去查机票。”

“我去打包行李。”

 

————————

 

“Alex,有人在敲门。”

“所以咧?”

“所以我们得去给人开门。”

Alex呻吟着把自己的头埋在被单里,而John几乎就要加入到他的行列当中了。难得他今天早上没有任何安排,他期盼能赖几个小时的床好久了。但是敲门声再次在公寓里回响。他凝视着Alex的方向一会儿,确定Alexander是不肯动了,他只好起身。当John脚踩到地板的时候他冷得脸都皱成了一团。他摇摇晃晃地走到了门口。

“你好啊Clara。”他微笑着说。他认出了这个住在两户之外的女孩。

她偷笑着上下看了他一下,他才意识到他除了穿着他睡觉时穿的拳击短裤以外,就只穿了一件旧睡袍。

“你好,你们还没醒吗?”Clara一开口就是浓浓的曼哈顿口音。

“我们在尽可能的享受休息时间呢。Alex甚至都还没离开床呢。”尽管John自己也就是十秒之前才起的床。

“那我就不打扰了。我只是来把这个给你们。”她举起一封蓝色信封,“邮差又把你们的信投我那儿去了。”

“谢啦。”John笑了笑,他保证等会儿去她那儿坐坐。他把信翻过来,他立刻就认出了那些打着圈儿的字体。

“嘿,Alex!”

“啊,干嘛?”

“我觉得你该起床看看这个。”

 

————————

 

另一封穿过大西洋的信几乎没能够到达目的地。不是因为期间跨越的数千英里,也不是因为国际邮件的混乱,甚至都不是因为伦敦那毫无效率的邮政系统。而是因为那个可怜的邮差在送信时几乎要从楼梯上摔下来,住进医院。

“上帝啊,我很抱歉!”Angelica在她走出公寓的时候迎面撞上了邮差,好在她在他摔倒之前攥住了他。

“不用担心。你是Church*¹小姐吗?你这里有邮件。”

“谢谢。”她说,然后接过邮件就塞进了包里,紧接着继续冲下了楼梯。她的高跟鞋在她快速穿过帕丁顿街时踢踏作响;然后她几乎要被一辆红色巴士给撞倒。多亏了她那个不工作的闹钟电池和让她的袜子怪怪的的洗衣机,她现在快迟到了。直到她坐上了地铁,她才有空看一眼她的邮件。地铁车厢咔咔作响,她快速地略过了那些常规的账单和宣传单,她几乎都无视掉了那封蓝色小信封。她皱着眉头,打开了信封,脑子里还一边在过她今天待会儿该做的展示流程。不过当她读完第一行字的时候,工作就已经是她关心的最后一件事了。在辛苦工作了几个月之后,这正是她所需要的。

当Angelica一走到地面有信号的地方就拿出了手机,她拨通了她位于伦敦金融区的办公室的电话,“嘿,Lanto。我有多少假?好,帮我告诉Jack我全休掉。”

 

————————

 

他们都在一日之内回了信。来自各地的答复在弗吉尼亚汇聚。George Washington亲自将所有的回信都订了起来。

“难道你不是应该有什么人来帮你打点一切吗?”

“我想亲自做,Martha,让我来吧。”

她吻了吻他的头顶,“你当然可以做你想做的,老家伙。”

“你管谁叫老呢?”

“已经退休了的那个呗。”

Martha让他继续处理他的事。一会儿,他继续微笑着拿起下一封印着“速回”的信封放在了一叠。

 

————————

 

“总统先生,我们无论如何都不会错过。我们为能参与George Washington总统图书馆的开幕式而感到无比荣幸。你的,John和Alexander。”

 

————————

 

“你知道Jefferson也要去吗?”Alexander手握着手机,几乎是闯进了John的书房。其实那也算不上是书房,更像是间空客房;半个房间都还堆着他们懒得拆开的包裹,他只是在包裹堆里勉强塞下了一张书桌和几个书架。Alexander不太需要办公室这种东西;反正他在哪儿都能写电邮;虽然有点难以置信,但是这个国家最有影响力的男人之一经常就是在厨房餐桌啊,沙发啊,他们的床上之类的,任何一个他可以躺着把笔记本电脑放他膝盖上的地方,写那些重要邮件的。John一脸蛋疼地瞪了Alexander一眼,赶紧保存了他手上在写的文件。他估摸着他会跟Alexander耗很久。

“怎么了?”

“Madison在图书馆开馆仪式上说他和Jefferson在这个周末要去弗吉尼亚!”

“怎么?你觉得很意外吗?Jefferson是白宫发言人,Madison在参议院位高权重。他们俩几乎掌控着国会啊!Washington不邀请他们才奇怪呢。”

“我知道…不过他怎么能邀请Jefferson啊!”Alexander抱怨到,“我不想见到他,在那儿见到Burr已经够糟心了。”

John都懒得跟他吵关于Burr的事了,“Alexander,你是个成年人了,我相信你已经有足够的心智控制自己别在这个周末跟任何一个议员打起来。”

“我是你我就没那么放心了。你看了他之前发表的讲话了吗——”

“我看了,我上周在做意面的时候,你直接把手机怼到我鼻尖下了好吧。”

“好吧。”Alexander咬了一下他的嘴唇。那天晚上他好像因为这事儿冲John抱怨了一个小时。啊噢。“所以我很有理由要怼他啊!”

“所以你就干脆别跟他说话啊。”John站起身,“你想让Washington度过一个完美的周末对吧?”

“对。”

John轻轻地吻了吻Alexander的嘴唇,仿佛蜻蜓点水。“那就表现得想一个大度的男人一样。我们只要一直无视他们直到仪式结束,我们就去喝个酩酊大醉。你真的想因为和Jefferson撕起来就错过和Laf,Herc和Angelica见面的机会吗?”

“不想。”

“对吧。那行了,你现在赶紧走开,我得在今晚赶完这篇演讲稿。”

“你绝对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自己写自己的竞选演讲稿的人。”

“那你找个比我写得更好的人啊,那我就让他写。”

“我可以帮你啊。”Alexander提议。

“别,我要是想当选议员,我得让别人喜欢我,你多半会惹毛别人。”

Alexander知道那是真的,但他还是张嘴想反驳,不过John没让他得逞,“让我写完这个吧,等我写完这个…”John的声音降了一个八度,Alexander太熟悉John脸上这个暗示的表情了,“你大可过来帮帮我…”

出人意料的是,Alexander决定饶过John,让他去完成他的演讲稿了。

 

————————

 

“快点,我们要迟到了。飞机一个半小时之后就要起飞了。”

“Herc,放松啦,我们不会迟到的。”

“等你找到了你的护照,我们出门了我就能放松了。”

“我知道我的护照在哪儿!”

“是是是,你说在哪儿?”

“就在…好吧,别生气嘛…反正肯定在什么地方啦。”

Hercules翻了个白眼。他就知道会这样,之前的经历给他的教训就是他们绝对不可能准时到达任何一个地方。所以他故意把告诉Lafayette的航班时间提早了一个小时。不过就算这样,估计他们也就只是刚好能赶上而已。

他们终于及时离开了公寓,搭上了出租车。Hercules在跟出租车司机交涉的过程中,Lafayette负责把他们的行李塞进后备箱。Hercules没有错过Lafayette那一脸的小骄傲当他看到自己可以和司机沟通的样子。尽管法语是他男友的母语,但是他们在华盛顿的时候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学学法语。在白宫工作的时候每天鸡飞狗跳的生活让他挤不出时间去学;而且Lafayette的英语流利到他觉得压根儿没必要学。自从他们来到巴黎之后,Hercules作为一个直视困难的勇士,当然是尽他所能地尽快全面掌握法语。

好吧,“全面掌握”有点说过了,尽管他已经努力了18个月,他还是觉得有些法语单词的发音很费舌头,而且当人们语速太快的时候他在脑子里翻译的速度也会被带跑。不过他现在真的已经说得不错了。而且Hercules发现Lafayette对他的法语口音有种特殊的癖好…如果他要是说他没有利用这种癖好那他就是在说谎啦。

尽管他们够衰,遇上了巴黎的交通大堵塞,垃圾的登机服务;甚至连他们的登机口都是离安检口最远那个;但他们还是勉强赶上了。他们听到广播系统在做最后的登记确认,几乎是百米冲刺过了安检口和一路上被他们撞得话都说不清的其他乘客,然后小跑着过了护照检查处。他们真的是压线登上了飞机。经过这了这跌宕起伏的一路,他们已经在大西洋上空的时候,他才发现Lafayette似乎有些兴致不高。

“嘿,”Hercules说,手平稳地放在Lafayette不停摇晃着的膝盖上,“怎么了?”

“没事…干嘛这样问?”

“因为你现在看起来就像Alex喝咖啡喝嗨了那样。你从我们起飞到现在就没晃个没停。”

“我只是因为要见到大家了,很激动而已。”

“继续装,”Hercules不留情面地拆穿他。他太了解这个男人了,Lafayette什么时候是在瞎扯淡他一眼就看得出来。

Lafayette叹了一口气,他看了一眼窗外,似乎是想看看云层之下那广袤的大洋³,“我们早该告诉他们的,我觉得他们可能会杀了我们,对吧?我只是不想让他们觉得我们不重视他们才不跟他们说的,只是…”

“嘿,别担心了。他们是我们的朋友,他们会理解的。”Hercules皱了皱眉,“不过我们在告诉Angelica之前,最好先把她灌醉。她扇人可疼了。”

Lafayette轻声咯咯地笑了起来,那时发自内心的笑,”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

“De Motier²,你就是个傻瓜。现在,告诉我,我是该看新的那部迪士尼还是重启版《欢乐满人间》1啊?我听说两部都不错…”

然后他们俩就围绕这两部电影,讨论起了动画片和真人电影各自的优点。当他们最终决定看什么(一部很老的007电影,他俩都看过无数遍了),Hercules低头看了看他们俩紧握着的手;他们的手正放在在一个不舒服的扶手上。'Lafayette也许是对的,'他看着他们的结婚对戒,想到,'他们肯定会杀了我们俩。'

 



1:Church是历史上AngelicaSchuyler Church老公的姓;这里作者用的Miss而没有用Ms,我就直接翻成小姐了

2:Lafayette的教名

3:原文是:looked out the window at the ocean far below;可是飞机升空之后在平流层飞行不是只看得到云吗...不知道是作者一下子忘了还是我理解不对,求助 (´-ι_-`) 




tbc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