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rislily

用情不专,用情不深&懒得出奇

Ch'è successo a Genova, lasciamolo a Genova.(4&尾声)

压线完结!鼓掌!抱抱自己(滚


传送门

1:http://dorislily.lofter.com/post/1d0dd4a4_e34eca3

2&3:http://dorislily.lofter.com/post/1d0dd4a4_e3cc2e2



(4)

当Isak彻底清醒过来时,他被深夜的海风给冷得牙齿打颤。宿醉还没有狠狠地碾压他的全身因为他没有严格意义上地睡着过,但他几乎是神志不清地沿着无人的海岸走了足够久,直到他觉得他再也无法多迈一步,他就随意找了一张长椅瘫在了上面。他陷入了半昏迷,他的大脑因为过量的酒精早就停止正常地运作了,但是他仍能感受到那种揪心的疼痛超脱一切地存在于他的体内;疼痛是如此的清晰,对于一个像他一样酩酊大醉的人都有感官过载那样的刺激感。

夜阑的热那亚尽失白日时火辣的风情,她像隐藏在黑暗之中的少女一样冷静自持,夜星如同一只只眼睛遥远地审视着这个把自己弄得一团糟的陌生人。温度的流失让他抱紧自己,缩成了更小的一团。他向左右看了一下,星光下静默的房子齐齐地站在他的身后,他听得到海浪在万籁寂静之中不疾不徐地拍打海岸,却在黑暗中说不清咸腥的海水离他到底有多远。陌生的环境让他越发的迷茫害怕,他现在清醒地意识到他是完完全全独身一人在一个他甚至叫不上名字的角落,仅仅是这样的认知就让他孤独难耐,刺痛感没有因为他的清醒而消退,夜风像是一把小锤子,把那跟针一下一下的敲得更深,直插心底。

“Isak!Isak!”呼唤他名字的声音从远处传来,“Isak!Isak!”声音重复了一遍,这次那个呼唤他的人离他近了许多。

“我在这儿!”Isak也高声回应。

“上帝啊!”Isak听到了脚步声,他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Fernando几乎是以冲刺的速度向他跑来。Isak还没完全站起来,就被Fernando抱了个满怀。Fernando不停念叨着诸如“感谢上帝”和“大家都担心疯了”之类的话。他太过紧绷,以至于要Isak轻拍抚慰他,他才慢慢冷静下来。Fernando直起身来,气氛冷下来后,两人之间持续了多天的尴尬气氛又将有占据主导。

“大家都在找你。”Fernando轻声说道。

“真的,真的很抱歉。”Isak立刻被愧疚感击中,Fernando看他这样,又赶紧补充道,“不过夜深了之后,大部分人都必须回家了。Even本来想跟来但是被我阻止了,我们不需要第二个可能会迷路走丢的人;所以现在就只有我还有几个我的朋友在找你。我们约定好,如果到了3点我们还是找不到你,我们就先回家,早上再报警。”然后他看了一眼手机,“现在已经三点二十分了,他们应该已经回家了。”

Isak听到Even的名字,他看着Fernando身上的衣服,仍然是Even的那件长袖衬衫,眼神又暗了一些。这样的变化让Fernando感到有些手足无措,但他像突然间想起什么似的,把衬衫脱了下来,递给Isak。

“Even很关心你,他几乎要崩溃了,他…”

“我们先回去吧,Enrico和Laura大概已经等得非常累了。”Isak打断了Fernando。

“你先穿上先吧。”

“该死的!Fernando!把这件衣服拿开!”Isak突然爆发,“既然他把这件该死的衣服送给了你,那就是你的了!别拿你的东西来可怜我!”

Fernando被Isak突如其来的情绪给震住了,他几乎是呆滞的盯了Isak一会儿,然后才讷讷地开口,“额,这个不是Isak送我的啊…他借我而已。”

Isak盯着他,似乎不太懂Fernando在说什么。

“额,你记得Barbara对吧?今晚她也在派对;我,我打算今天晚上跟她告白,但是我太紧张了,所以,额,我跟Even说了这事儿。他很够兄弟,你知道吗,他鼓励了我,然后我跟他说我觉得他的衬衫看上去酷透了,然后他就直接脱下来给我了!他还帮我抓了一下头发。”Isak仍然一脸怀疑地盯着Fernando,这让他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但是你们最后抱在了一起。”Isak忍不住开口提到那个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好吧…”Fernando大概是没想到那个拥抱会被人看到,他笨拙地挠挠头发,看上去有些羞赧,“我真的非常紧张,所以Even抱了抱我,想让我放松一点儿。”

“…就这样?”Isak显然不太相信他说的。

“就这样啊,兄弟,不然还能怎么样?”

这下轮到Isak感到局促不安了,“所以…你不喜欢Even吗?”

“什么??!”

“我说…你不…”

“不!我当然听到了你在说什么!”Fernando一脸惊恐地捂住了自己的脸,他是如此的震惊,以至于他到了最后似乎有些被这个说法给逗笑,“但是,Isak,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甚至都不喜欢男孩!”

Isak想开口列举这些天来两人互动的种种,但是他自己也清楚那些谈话和大笑完全属于友达的范围。

Isak一只手揉搓着自己的额头,懊恼和自责交替着涌上心头,他回想着这几天他闹过的那些莫名其妙的小别扭,还有他狠狠地推Even那一下,他感觉胃里一沉,喉头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天来你一直对我不太友善的原因吗,你认为我喜欢Even?”Fernando试探着问Isak。

“…对。”

“而你觉得Even也对我有意思?”

“…对。”

“这也是为什么昨晚你动手推了Even,然后还一个人到跑走了的原因?”

“…对。”Isak觉得自己没法儿在接受Fernando任何多一个提问,他不敢想象Even此时会怎么想他。

Fernando察觉到了Isak的难堪,他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他把那件长袖衬衫递给了Isak,示意他穿上。

“这件衣服是Even回家前叫我带上的,他说万一我找到了你就把衣服给你,他觉得你怕冷,而你也大概会很冷。”

Isak抓着这件衬衫,没办法说出一句话,他尝试张嘴,但冷冷的空气灌进他的咽喉让他几乎哽咽。

“说真的,我不知道你们之前怎么样。但是他爱惨你了,老兄。你还记得你中暑的时候吗?当时你就那样晕在了沙发上,我和他都慌了;家里药用光了,所以他说他去买,但是最近的药店离这里也要20分钟的路程啊,而且他根本不认识路好吧?我跟他说我下午跟朋友约好了还是要出去,回来的时候可以带药回来,但他根本不理我。总之我没法儿劝他,我也就没拦他了。但我回来之后,他还真的就见鬼的给你找到了药。后来他开玩笑说,他找到最后几乎自己都要中暑了…不过说真的,他当时那副快要脱水的样子可不像在开玩笑啊…操!现在都快4点了,我们真的该回去了,说真的,再不回去Even大概该把房子都给拆了。我们走吧,Isak…Isak!”Fernando已经走开了两步,却发现Isak仍然怔怔在原地,若有所失地攥着那件衬衫。

被点名的Isak赶紧跟上了Fernando,二人才向Enrico和Laura家的方向走去。

两人沉默地走了一段,Isak突然开口。

“…所以,Barbara接受你了吗?”

Fernando听了一愣,紧接着笑了一声。

“伙计,我们一晚上都忙着找你呢,我甚至抽不出时间跟Barbara说话。”

“额…对不起…不过,你要是有什么疑惑,你知道,在情感这方面,我想…也许我可以帮你?”Isak说到最后连自己都觉得不太好意思,陈述句硬是变成了疑问句。

Fernando笑了笑,没有回答。两人继续往前走。又走了一会儿,Isak说道

“所以…我们两清了,对吧?”

“对,两清了。”Fernando耸了耸肩。

Isak长吁一口气,仿佛是将多日烦恼一叹而空。

到家的时候已逼近破晓,远方泛起鱼肚白,但一楼的客厅仍然亮着灯。Isak和Fernando推门而入,客厅里只有Even;他面色惨白,头发仍看上去有些凌乱,他穿着前一天穿着的衣服,似乎因为疲惫而根本无法精神保持紧张,但是仍然盯着桌上的手机,手机旁摆着喝空了的咖啡杯。

Even意识到Isak已经站在他的面前的时候,他几乎一秒都没有地就将Isak抱进了他的怀里,不,不是抱,他几乎是撞上了Isak,然后用双手将他钉死在他的怀抱中,几乎是想要把Isak融入他的血肉之中。他温暖的双手捧着Isak的脸,嘴唇先是吻住了Isak的额头,然后是眼睑,鼻梁,嘴唇…吻杂乱地落在Isak的脸上,他像如获至宝一样轻柔地触碰着。Isak就让他这样吻着,抱着,眼泪在眼眶堆积;他用同样的力度回应着Even。他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是Even吻住了他的嘴。

“别。”Even对着他的嘴唇低声喃喃,听上去已经精疲力尽“你没事就好…一切待会儿再说…该死…Isak,让我抱抱你…”

Isak感觉到Even拥抱着他的身躯微微发抖,Even在害怕,这样的认知甚至比Even背叛他这个想法更让他感到苦涩。

“嘿,我在这儿。”Isak柔声说道,“我在这儿。”

太阳又一次徐徐升起正如此前的每一次,她懒倦地将她的光辉赠与大地。Isak现在闻起来像酒桶而Even身上有汗水被风干了的咸腥味儿;他们几乎24个小时没有合眼;Fernando在一旁白眼快翻上天了;Isak清楚他们之间有太多,太多需要好好说清楚,但他们有一整天,明天,后天,一整个未来可以把话说透。

Isak想着,“未来”这个词像是一块糖,反复在他的舌尖翻滚。

“我们有的是时间。”他在从窗外照入的第一缕阳光中吻了吻Even的太阳穴,话语仿佛是起誓,又像告解,坚定而庄重。

 

 

 

 

尾声

“所以,就因为Fernando多对我笑了一下,我也回了一个微笑?”Even直起身来侧头看着Isak,墨镜被摘至鼻翼,蓝眼睛满是不可思议;他哭笑不得的皱着脸。Isak被这表情弄得怪不好意思,就用浴巾盖住了自己的脸断绝两人的视线接触。Fernando喝了一大口柠檬水,然后大声说道“对啊,鬼知道这个’天才’怎么想得!”

“闭嘴,Fernando。”Isak仍然用浴巾捂着自己的头,隔着布料的声音都是闷闷的,但仍然能听得出声音主人的恼羞成怒。Even对Isak装鸵鸟的把戏应付自如;他把浴巾给抽走,双手稳住了枕在他腿上的Isak的头,歪着脖子,垂下头,四只眼睛几乎是垂直,好让他能完完全全地与Isak对视。Isak头给握住了,动弹不得,眼珠子就四处飘;飘了一会儿实在是拗不过Even的毅力,只能直直向上望入那双蔚蓝的深渊。

Even当然无意想要逼问Isak什么,他就是纯粹想逗Isak玩;但他对Isak混杂着惊讶和羞涩的眼神毫无抵抗力,他如此珍爱这样的Isak——天真的顽童,却有着一双多愁善感的眼睛。他的指腹来回摩擦着Isak的颧骨,最终情难自制地吻了上去。

“开个房吧你们两个人。”Fernando对着已经吻得躺进沙堆里的两人翻了一个白眼,戴上墨镜,起身拍了拍沙子,走出了他们三人共享的遮阳伞。

一波浅浪被徐徐推上沙滩,还未染深白沙又匆匆回归汪洋的深处。两人没有吻太久便分开了;Isak看到Even眼中燃烧的跳跃着的火焰慢慢熄了一些,但没有熄灭,而是平稳地向外散发着光芒和热量。

“嘿,”Even说,“你得相信我;或者,就算你做不到完全相信我,至少得跟我谈谈。”

Isak默然,他也撑起了半个身子好让自己可以和Even平视;他点了点头。Even的手搭在Isak的手背上,想说点什么来安慰一下Isak;但Isak反手与他十指相扣。

“我会的。”Isak直勾勾地望着Even。

“我知道。”Even与Isak相扣的手指扣得更加密实,像交织错综的织锦,像盘根而生的树枝。


end




bonus


“Barbara答应这个星期和我约会啦!“ヾ(*´▽‘*)ノ 

   o( ̄▽ ̄)d×2


end







感谢各位小可爱的耐心,这篇短篇写着写着也快到万字了,老实说我自己不太满意,以后也许会修,也许不会,说不准

小可爱们我们下一篇文见゜(´∀`)♡


评论(14)

热度(53)

  1. 茶糜染dorislily 转载了此文字
    好棒 很带感呀 吃醋的小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