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rislily

用情不专,用情不深&懒得出奇

(祖震)无题

好久不萌冷西皮了,那种盛夏里寒风吹彻的世外高人之感又肥来啦哈哈哈(什么鬼

写着来自娱自乐的,十分渣,梯度为十分却能有一百分般的渣,小学生的叙事能力且ooc到飞起来。不知道会写多长也不知道会不会写完,朕就是这样一个随性的汉子,hiahia

设定和现实有出入,震哥的设定我有借用春光乍泄里张苑的设定。十九岁的震哥啊一枝花!两个人在文字的设定都是十七八岁的样子

七月份的台湾,很要命。

一走出车站,热气扑面而来,不过一会儿就周身都是粘乎乎的感觉。太阳当空,毫不保留的散发着光与热。

Fuck,真的很要命。Daniel将帽檐又压低了一点,踟蹰了一会儿,还是顶着大太阳走出了车站。

啊……师傅给的这个地址根本在地图上找不到啊。Daniel一手拿着一张台北地图一手拿着写着一个地址的小纸条在反复确认了好几次后确定地图上真的没有这个街道,陷入了深深的无奈之中。

他在去年夏天就定下了来台北玩的计划,在无意中把自己的计划透露给了他在武馆的师傅,结果师傅就十分热情地说要帮他张罗。他还头痛着要怎样拒绝师傅的好意,结果第二天就跟他说一切搞定,他带点钱找到地方好好玩就是了。结果他现在站在台北市郊一条他叫不上名字的街道的路中央,头顶着极其残忍的太阳。

应该就是这个区域啊,可这条街到底在哪里啊……Daneil深深地叹了口气,几近烦躁。

“你是Daniel Wu吗?”感觉有人戳了一下自己的肩膀,Daniel回过头,一下子就迎上一对亮晶晶的眼睛。太阳越发地肆意妄为,也许有些许中暑导致的头晕在作祟,他真的觉得眼前人的眼睛真是好看的过分。“喂,你是不是Daniel Wu啦!”男生又戳了他一次,语气有点不耐烦。“我……我是。”Daniel抹了抹额角的汗。“是就好啦。总算是找到你啦。”面前这个少年嘴角弯了一弯,原本看上去还有些硬的表情就只剩下柔软了。“喏,给你。”少年似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把手中的东西拿了出来,折成两半,给了一半给Daniel--原来是棒冰。“我刚刚买的啦。我估计你刚出车站应该蛮热的我又想吃就顺手买的……你还呆在那里干嘛?”少年叼着一半的棒冰,踏着拖鞋就往前走,一回头却看到仍在原地放空的人。“啊,来了。”晒到有点精神涣散的Daniel掐了自己大腿一把,强迫自己集中精神,内心又忍不住默默地吐槽这个眼睛过分好看的人却奇怪的要命,哪有第一次见面介绍都不介绍一下直接往对方手里塞棒冰的啊。抬眼又对上那对眼睛,阳光下的瞳仁却像子夜的天空般漆黑,他不自觉地一步两步跨到那人身旁。也许是被来人直勾勾的眼神给吓到了,少年握着开始融化的棒冰小声地嘀咕起来“要不要那么奇怪的一个人呐话又少又喜欢盯别人的……”咕哝了一阵,少年又望了他一眼,“噢,忘了跟你说了,我叫张震。”少年停顿了一下“你叫我阿震好啦。”Daniel用余光扫了扫阿震的侧脸,“阿震,”他在心里默默地又把这个名字反复念了几遍“这段时间就麻烦你了。”一直都没什么表情的Daniel终于露出了微笑,仅仅是一个嘴角微微上扬的笑容配上英俊的五官来看却比阳光还灿烂。阿震愣了愣,含着棒冰也还是笑开了,“我靠,Daniel,我师傅说的没错哎,你真的很帅噢!”

七月份的台湾,太阳依旧不辞劳苦地发光发亮,一碧如洗的天空只有丝丝云彩。天气依旧热的让人燥郁,街道上都没有什么人,只有一只野猫懒懒地趴在房檐上睡午觉。少年的声音不大却也惊醒了犯懒的那只老猫,老猫警惕地看着屋檐之下,两个人类迎着阳光走远,拉出两道长影。

“啊,为什么要这样说啊?”一个人类的声音听上去有点窘迫。

“因为师傅叫我来接你的时候,形容不清你的特征啊,然后就说,反正就是很帅的一个男生啦。结果你真的超帅的啦!帅到都可以把帅字当你的特征来形容啦,哈哈哈哈!”

老猫被人类的笑声吵得困意全无,一下子就跳下房檐,慢慢地跟在两人之后,身影一摇一晃。

tbc

呜呜谢谢大家的喜欢和对小学生般叙事能力的包容,果然大家都是冷西皮缺粮食处于饥荒状态……

十七八岁的男孩子,只要是打开了话匣子,很快就可以熟络起来。到阿震家的路程也就是十分钟左右,这期间两人一直在聊。
阿震说,我听师傅说你在美国学拳噢?我也在武馆学拳哟,不过我学的是八极拳,而且我师傅是你师傅的师兄,我入门也比你早,你要叫我一声师叔啊。
Daniel笑了,装作十分嫌弃地回应他,但是你实际年龄要比我小吧。而且我学的是太极拳啊我们都不同门的,我才不要叫你师叔。
阿震吐吐舌头,住我家也不服个软,给你安排个漏水的房间噢信不信。
“不过真的是谢谢你了,愿意让我住你家,省去了很多的麻烦。”Daniel说得很真诚,有点正式的语气反而让一路在开玩笑的阿震有点不好意思了。
“谢什么啦……又不是免费让你住,本来我们家就是开民宿的,我还谢过师傅帮我招客人啦。”阿震摸了摸头顶的碎发。“到啦,这里就是我家。”阿震停下脚步,指着眼前的一个大门半合的院子。
其实阿震家离台北市区真的还有段距离,而且他们在这条路上已经拐了好几拐了,这也大概是为什么Daniel拿着个地图死活找不到那条乡村小街的路名的原因。不过Daniel倒真的不在乎住宿条件怎么样,他反而蛮喜欢这种当地人家自己也在住着的民宿,这让他有种迅速融入其间的舒适感。
“农村房子噢,不要嫌弃。”阿震伸手推开门,示意Daniel跟他一起进去。
前院不算大,但只有一块硬化了的水泥地,其余的地方都种了蓊蓊郁郁的树木花草,盛夏之际一切绿得沁人心脾。水泥地的上方也搭了花架,藤本植物攀满了木质架子,营造了一个看上去十分阴凉惬意的空间。花架之下几把木板凳散乱地摆着,一张木质方桌上还摆着刚切好的西瓜。
“艮抵啊……”Daniel忍不住感叹了一声,他光看这外部环境就忍不住感叹这个民宿简直太棒了,没有拒绝师傅简直太对了。“阿嬷,客人到了啦!”阿震朝着院子里那栋小楼敞开的门喊,门内很快就回应“到了哦,那先请客人吃西瓜先哦,阿嬷去把被子收进来先。”
“不好意思噢,其实上一批客人今天上午才刚走,阿嬷还在收拾咧。”阿震吐了吐舌头,又一边往里走,Daneil一边跟着,一边打量院子里的花草树木。老实说,Daniel在美国家住城市中心区,从小就没怎么体验过这种安逸环境之中的农村生活,本来以为师傅就只是随便帮他安排了一个落脚处的,但是从眼前这个院子来看,就已经远远高出自己的想象。
还有……Daniel忍不住侧目看看这个好像从见面开始就没怎么停嘴的男生,这算是台湾之行的又一个惊喜啊。

tbc

有点短,请不要嫌弃qwq下一章终于要正式约会了(划掉)
长度越来越不受我控制了orz

在打点好行李又稍作调整之后晚饭时间就到了。本来Daniel还不大好意思就这样蹭吃蹭喝,结果还被张阿嬷说他太过见外,还说阿震师傅介绍过来的客人一定要好好招待,而且多份碗筷吃饭还更热闹呢。Daniel最终是拒绝不了阿嬷的美意。
饭后阿震建议他一天奔波于途挺累得,今晚就不要出去玩了。于是两人一人一把木椅子,一人一支菠萝啤,在前院里乘凉聊天。
“你阿嬷阿公真的好热情啊。”Daniel想起刚刚不停给自己夹菜的老人,就忍不住汗颜。阿震大概是读出了Daniel一点话外之音,便打趣到“你以为噢!她多半是看你长得帅才对你好的啦。那个色老婆婆。”声音有点大了,紧接着房子里面又传来回应“阿震!你说什么喏? 你是想要进来洗碗吗?”阿震一脸要死的表情,即刻把手指放在嘴唇前表示要噤声,模样实在是可爱的打紧。
Daniel忍不住微笑,深深地吸了口菠萝啤。菠萝啤的味道里有一股菠萝的酸甜,可是那样的滋味大概也不比眼前人的甜度要高。
“对了,你明天有什么打算吗?有没有想好去哪里玩?”阿震也喝了一口手中的菠萝啤,问道。
“啊,很多地方都想去啊,还没想好。”屁话,去年夏天就开始计划了怎么可能没想好,Daniel在心中默默吐槽自己,又一边祈祷小鱼快上钩。
“这样哦……”阿震眼睛一转,歪着头想了一下“要不然我陪你去玩好啦!反正暑假我也蛮闲的。”
耶,咬钩了。Daniel内心一阵雀跃,但表面上还是一脸的纯良无害“不会麻烦你吗?”
阿震听了他说这话一皱眉,一脸“拜托 ”的表情。Daniel发现阿震真是有很多可爱的小表情。阿震用拳头垂了一下他的肩膀“我们现在都是朋友啦!还客气什么。”
月亮在黑如鸦羽的夜空中散发着柔光,而夜晚的风吹得万物都轻轻颤动。
朋友吗……Daniel一抬头将手中的饮料饮尽,结果一点点沫还挂在嘴角,他自己倒没注意到,倒是阿震很顺手的就那点沫给揩去了。这个动作让两个人都愣了一下,不过紧接着,阿震脸红了,而Daniel却大笑起来,笑得见牙不见眼的,可依旧那么帅。

tbc

啊啊啊我话唠起来自己都停不下来啊……本节依旧没啥实质性进展不过差不多了!

结果接下来的几天就是阿震带着Daniel整个台湾的大街小巷到处乱窜。都没有什么著名景点但都是阿震平时自己喜欢去的地方。如果自己来玩的话他是觉对不会这样子来玩的,不过,Daniel侧目望着阿震的笑颜,很开心对了。
在这几天的相处里他们也更加深入的了解了对方,Daniel知道了阿震国小的时候就开始学八极拳,也很喜欢武术,不过更喜欢艺术,喜欢约翰屈伏塔(他说得时候Daniel忍不住挑高了眉毛,结果惹得阿震冲他吼“怎样!怀旧不行噢!”),喜欢看老电影和打电动,曾经试过打两天两夜的电动结果差点被阿公追着打,喜欢毛茸茸的动物('like a girl'Daniel嘲笑他到)但是真的真的接受不了毛毛虫,还讲到了一下他至今还不曾露过面的爸妈。(“噢,他们做生意很忙的,我都一直满少见他们的。”阿震说得时候还耸了耸肩,眼神里全然没有伤感,只有Daniel说不上是真情还是假意的无奈)
Daniel很高兴阿震能跟他讲那么多,这样一些细节将阿震在Daniel的形象填充的更加饱满,阿震在他心中不再只是个眼睛明亮的男生,而是一个如此鲜活的,如此讨人喜欢的人。可以的话,他希望他们两个能近一点,再近一点。

在台北的第五天,Daniel邀请阿震陪他去看一个画展。那是一个不大出名的插画家,但是Daniel很喜欢那位画家的画。
两个人下午到达艺术馆的时候已经不太早了,Daniel本以为一个还不成大家的艺术家吸引不了多少人但是那日下午却颇有人满为患之势,搞得好好的画展变得有点像庙会了。
阿震一看到这个情形也有点头疼。他有时是有点多话但是这不代表他喜欢吵闹,尤其是在欣赏艺术品的时候。
但是显然Daniel对这位艺术家的作品真的很感兴趣,哪怕是在如此吵杂的环境中他还是很投入的欣赏每一件展品。
阿震有点走神,等他神游回来的时候,他和Daniel已经被人群给冲散了。阿震回头看了一会儿又伸长脖子向远望。他想掂起脚来看看结果还一不小心撞到了身边的一个老先生。阿震有点急了。他明明没有走神多久啊为什么他就这样不见了,这个展厅也不大啊为什么就是看不见啊?理智告诉他不必太担心因为对方是个年龄与他相当的人大概也不会出什么事,但心里他却忍不住地着急。
十分钟过去了,他还是没有找到Daniel。
他急得有点出汗了。艺术馆里的人开始变少了,阿震心里思量着要是Daniel还不出现那他就要拜托艺术馆的工作人员帮他广播寻人了。他正找工作人员,刹那间就在一个几乎没什么人的展区望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他也不顾其他了,小步跑向那个身影。
“Daniel!”阿震叫他的声音也不算小,但因为没什么其他人在这个区域,也没太吓到别人。看画看的入迷的Daniel被声音惊得猛一转身,正好和画中那个在海边回望的少年相映成趣。Daniel英气勃发的面孔甚至更胜画中人一筹,展厅里柔和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竟生成一种熠熠生辉的错觉。眼前的画面美得甚至令人忘了呼吸,自然也就让阿震一下子把刚刚还烧得颇旺的怨气和火气给抛至九霄之外,只觉得一阵心悸,像是那画里的海风也轻轻地向他拂来。
看清楚来人,Daniel连忙上前叫到“阿震。”他还冲仍呆着的阿震笑了笑。静态的画一下子变动态阿震自然也缓过来了,该来的脾气也随之来了。
笑笑笑,你还有脸笑!阿震看着眼前人就气打无处来,抡圆了拳头就给Daniel的胸口来了一下,力道还不小,捶得Daniel直想叫唤,碍于还是在公共场合,没敢太大声。

tbc

评论(7)

热度(46)